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大疆如何带无人机企业“团战”?

添加时间:2019-06-10 15:33:27

来源:

浏览:

千亿估值的大疆如何推动无人机行业的发展?

“众所周知,大疆的口号是 ‘无所不能’。我想告诉大家的是,这句话,不仅是大疆未来的无限可能性,更重要的是大疆希望大家在我们的技术开放的助力下,无所不能。”AirWorks 2018 进行到一半,大疆的高级总监谢阗地在朋友圈发布了很长一段感性的话。

2012 年,大疆推出到手即飞的世界首款航拍一体机 “大疆精灵 Phantom 1”。2014 年,其推出了 SDK 软件开发套件。也是在这一年,大疆声名鹊起。而后,它就像绑在火箭上一般,陆续在消费、专业和行业应用领域发力。前不久,关于大疆特立独行的 10 美元的 “竞价融资” 消息,也引起了一番热议。毫无疑问,这个全球无人机市场占有率达到 70% 的无人机企业很会 “搞事情”。

大疆发展迅速,不过整个民用无人机市场则没有这么顺利。其中,火热的消费级无人机在 2016 年 “负面新闻” 很多,行业在无人机质量和应用上不断的规整。而处于蓝海的工业级无人机还处于无人机+个细分行业的早期探索阶段,如电力、水务等行业,无人机+的模式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真正摸清落脚点或者理解行业。总的来说,无人机行业的市场生态还没有形成成熟的闭环,如大疆这样上游的公司虽然有很强的力量,但是奈何中下游企业还非常贫乏,缺少发展的因素。

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“分享是美德” 如今已经不仅限于形容个人美德,也可用于表现商业市场的一种宏观战略。大疆也希望在无人机行业 “分享”,以自身的力量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。那么,具体大疆在无人机行业发展中扮演什么角色?它又要如何推动行业呢?谢阗地对这些问题做了回答。

大疆高级总监谢阗地

无人机行业应用生态

据谢阗地介绍,无人机行业应用生态包括主机厂、集成商、开发者、服务商几个组成节点。

大疆的角色就是这个生态链的上游部分——主机厂。 “大疆就像是无人机行业的英特尔、微软。” 他说。它提供无人机各种相关硬件,开放无人机的 SDK 等。

而中下游企业包括:服务商,如在办一家公司时,你要去买电脑,这时,专门销售电脑、服务器的机构就是服务商;集成商,集成不同的技术和产品,如大疆推出的对 M200 系列有将近一百多个配件和多种各样的软件,集成商把不同的硬件配件和软件组合起来,形成可用的解决方案;渠道合作伙伴:保证集成商产品的及时供应,保证一些技术的迭代能及时跟进。简单来说,大疆就如一个工具锤子制造商,这个开发工具的价值更多的是需要开发者赋予价值,如你找对了场景,用这个工具开采金矿,那么其价值就非常重要。

有人可能会疑惑:大疆既然处于重要的上游位置,而且目前市场份额上也是占了无人机行业大半壁江山,资本情况也不错,估值更是上升到千亿级别。那么,无人机行业是不是已经爆发起来了?谢阗地并不这么认为:“爆发的关键是中下游的集成商、服务商能不能冒出几个独角兽。” 他说:“像互联网估值最高的公司绝对不是电缆公司,而是形成服务的获得用户的公司。无人机领域也会这样,不过这个周期要长一些。” 在谢阗地看来,服务商和集成商融资热起来了,这个行业就开始爆发了。“如果是大疆吃肉,他们喝汤,这并不是一个健康的状态。” 他说。

当然,目前已经有很多创业公司在和大疆合作,探索行业级应用如电力、水务巡检等等。针对这方面的市场爆发机会,谢阗地认为行业级应用公司最重要的是先找到合适的场景,把产品做出来,然后再建立好的商业模式,建立客户群。他说:“这些阶段没完成,讲 A、B、C 轮,是不切实际。”

据介绍,大疆已经支持和孵化了 200 多家无人机中下游企业。

而细分到应用市场,谢阗地表示未来五年,消费级无人机里影视行业的应用将是无人机最主体的用户。而一些工业级无人机应用,如电力等市场不会出现意外的爆发。“一方面是影视行业的应用,其上游的技术平台比较成熟,中下游的生态应用也比较成熟,如利用无人机去拍宣传片,拍婚纱照等。随着像网络短视频等文娱消费的增长,这个市场在高速发展。” 其实,大疆在全球的市场分布基本上跟传媒业在全球的分布情况一样。如大疆的在美国和中国的业务分布比例是 8:2。“为什么美国是第一大市场?因为美国的传媒业确实比较发达。”

此外,他也解释了如电力是关于国计民生的企业,其行业特点是跟着国家每年的发展计划走,也就是每年的增长是在规划内的,所以不可能出现计划外的市场爆发。而这类行业的爆发更多的需要行业内部的发展,如大量运用无人机的电力私企出现等。“在整个氛围没发生变化之前,我们盲目的说,基于最上游的主机厂来推动一个细分行业,是不切实际的,他需要整个生态的完善。”

无人机行业的 “黄埔军校”

除了前面几个因素,谢阗地着重强调:无人机行业发展最大的助推力是足够多的无人机人才。“大疆发展这些年,在国内拓展出来的开发者也就不到 10 万人。与互联网人才培养相比,无人机的专业人才要难的多。” 他说。这一点,我们可以从各地对无人机操作人员的严格要求就可以感受到。“为什么电力是用无人机普及比较快的行业,因为电力行业有足够多的工程师,电力工程师有基础自己去做一些计算机技术的开发,做一些嵌入的开发,更多的行业没有这种工程师的基础。” 他解释道。

所以,大疆认为人才将会是整个行业发展活跃起来的血液与纽带。因此,大疆一方面将提供足够多的接口,开放硬件的 SDK,降低开发门槛。另一方面,其也在汇集无人机开发者做专业的思维碰撞。据谢阗地透露,接下来大疆可能会落 SDK 的培训中心,其慧飞的培训课程也在向更多职业化的方向发展,“不仅仅培训你怎么飞无人机,也要培训你怎么做无人机的开发。” 他说。此外,对一些中下游企业无法做得不太好的硬件配件,大疆也会做一些示范,主要提供一个引导思路,更多的扩展由中下游企业去探索。比如说农业这个细分领域比较特殊,其工程师非常少,很缺乏技术能力。所以大疆自己在做这个应用,主要模式是提供设备,同时将技术和设备、培训服务一起推。

“大疆经过 12 年发展,从无人机作为空中计算平台到目前较为成熟的阶段,最难的一个门槛已经跨过去了,已经为物联网、大数据等行业搭建了桥梁,但桥梁的另一段,大疆不能一家做完。” 在朋友圈,谢阗地的文中再次强调了大疆 “开放、共赢” 的心态。